下载左手app免费大片

“我们是医生。”刘堂春并没有直接回答伊维拉的话,他只是轻松的笑了笑,“我们会选择重新来到营地的原因,和你没有离开这里的一样。”

孙立恩等人在穿好了防护服之后,迅速投入到了照顾发病患者的工作中。在孙立恩的强烈坚持下,胡佳同意只作为无菌操作监督在一旁盯着。实际操作部由孙立恩和胡春波甚至刘堂春亲自完成。

刘堂春对孙立恩的坚持没说什么话,胡春波为了表现一下自己的能力也没什么怨言——他还以为现在的工作算是招聘前的试用考验呢。

但现场的情况比大家想象的更为恶劣一些。美国营地很奢侈的用上了单独的个人房间作为隔离房,但由于是临时建筑,无法构建符合传染病防治标准的负压房间。为了让房间里的病人稍微好受一些,所有房间里都开着空调——这导致隔离房间实际上成为了正压室。

这很危险,尤其是在面对一种传播途径尚不为人所知的传染病的时候。孙立恩等人投入工作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所有房间里的空调都关掉。然后转为开窗通风——隔离间被集中安置在营地的东南角,这里又正好是营地的下风口。开窗通风比起之前那种空调加封闭环境安了许多。

“所有的患者都表现出了剧烈的持续头痛。”胡春波自己自告奋勇,先去隔离间周围转悠了一圈,然后忧心忡忡的回来了。“八个患者都有不同程度的血压上升,再这么持续下去,恐怕在急性脑膜炎发展成脑疝之前,他们就都得活活疼死。”

“用止痛了没有?”刘堂春皱着眉头问道,“美国人搞精麻药物没有咱们这么严格,都疼成这样了……应该上止痛了吧?”

“上了,而且用的还是芬太尼。”胡春波报药名的时候直嘬牙花子,“枸橼酸芬太尼注射液1.5毫升融入150毫升生理盐水里静脉滴注,为了防止呼吸抑制还上了正压呼吸机,但用药的患者没有任何情况改善——他们还在喊疼。”

“芬太尼都没用?”刘堂春这下可是真的吓着了,“他们有耐药性?”

胡春波有些迟疑的摇了摇头,“应该……不至于吧?美国人滥用精神药物的多,但也不至于滥用到所有人都对芬太尼有抗性。”他看着刘堂春和孙立恩,“我怀疑……这种疼痛不是因为真的有什么神经向大脑传递信号——可能是脑膜炎导致的神经受损,和神经性头疼类似,但更接近于错觉的那种头痛。”

大脑是人体最主要的核心感受器官。其他神经传递来的感觉,会在大脑里被“翻译”为人主观可以理解的感受。比如疼、痒、冷、暖等等。但大脑受损后,人体有时会出现各种奇怪的,无法解释的感觉。比如感觉背上多出一双翅膀,比如明明浸泡在冷水中却觉得浑身燥热。如果连芬太尼都无效,那就只能说明这些患者并不是真的“感受”到了疼痛。他们的大脑正在向他们持续发出错误的警告。

“脑部神经受损导致错误感觉的案例我听说过。”刘堂春皱着眉头问道,“但是按照之前那个军官的说法,这种急性脑膜炎患者里有一半都表现出了剧烈头疼,十几个病人每一个都在掌握疼痛的区域有损伤,这概率太低了。”

飘逸长发女孩粉色连衣裙户外阳光迷人写真

刘堂春和胡春波正在争论患者的疼痛究竟是从何而来,而孙立恩则在一旁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中。

情况有点不太对劲。

状态栏并没有和往常一样,在他靠近隔离房间的时候用巨大的红色字体刷出“警告”。没有什么“高传播风险”,也没有“高致命风险”,状态栏就像是懒洋洋的看门老大爷一样,看了一眼觉得没啥问题,就又重新捧着茶杯回到躺椅上开始打盹了似的。

实际情况和预期差距太大,孙立恩一时竟然有些拿不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。二十七人在短时间内相继发病,而且症状表现一致且致死率极高。这摆明了应该是传染病,为什么状态栏却不提示?

孙立恩的困惑持续了一会,但当急诊医生的就这一点好——就算搞不清楚状况,他们也能先根据经验和患者表现出的症状数值来进行相应处理。

“甘露醇有的吧?先给每个人都来一瓶。”刘堂春大手一挥,停止了和胡春波的争论,他转身对孙立恩道,“控制颅压争取时间,把他们之前的治疗记录都找出来,不管死活,所有的记录都要。”

孙立恩点了点头,快步朝着伊维拉的办公室走去。自己一行人在美国营地那可真算得上是“人生地不熟”,找以前的治疗记录,最快最方便的办法就是去问问伊维拉。

“治疗记录?有的,我把它们放在这里了……”伊维拉听到了孙立恩中式英语的请求后点了点头,转身开始去翻找起了报告和资料。处于谨慎起见,孙立恩看了一眼伊维拉的状态栏——没有急性脑膜炎的提示,除了焦虑和紧张以外,伊维拉女士的身体状况一切正常。

“这些发病的人……”孙立恩在伊维拉去寻找报告的时候,决定稍微做一些病史采集。由于患者们大多因为剧烈疼痛无法有效对话,伊维拉成了现在最可靠而且最容易提供病史的来源,“在你看来他们有什么共同点么?”

“他们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是男性。”伊维拉的回答角度充分体现了一个医务工作者的高度敏感性,“二十七个发病的患者部为男性,而且是刚从国内派驻到非洲的——他们抵达这个营地不过一个月的时间。”

这个世界上还有只传染单一性别的传染病?孙立恩深深皱起了眉头,虽然不是传染病专家,但是接受过医学教育的孙立恩深知传染病面前,众人平等。也许有一些身体比较弱,有基础疾病的人会更容易受到传染病的威胁,但总的来说,传染病并不会对性别有所偏好。

“还有什么其他的特点么?”孙立恩继续问道,“这些人之前在美国……都居住在同一个社区里?”他开始怀疑起了这种烈性传染病是否是直接来自于美国的。

“那些大兵在被派驻到非洲之前,大部分都在德特里克堡陆军基地接受训练。”伊维拉摇了摇头,“但是医生们之前并没有去过那个区域。他们在来到非洲之前,分布于国内的六个州。我可以肯定,他们是在来到非洲以后被感染的——如果美国有这么严重的传染病,那新闻媒体早就报出来了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