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食色一样的应用

执令者收功的举动,自然被闻剑宗长老们看到。

刃斩风看着林铭浩嘲笑道:“林铭浩啊林铭浩,看见了吗,这就是作恶多端的下场。

众叛亲离,连你自己的手下都不想来救你。

今天这斩龙剑台,就是你最后的葬身之处!”

闻言,林铭浩扭头往执令者站立的位置看了一眼,没想到林邹也站在那里无动于衷。

体内的气劲与天地之力,一直被某种药物死死压住,潜藏在气海丹田里无法调动。

难道自己今天真的要陨落在此?

不,肯定还有办法!

实在不行,自己就用剑刺破气海丹田,通过伤口将力量释放出来。

就算成为一个废人,就算失血而死,自己也要闻剑宗上上下下尸横遍野!

而乾云宗所在的看台上,郑秋眯着眼睛观看斩龙剑台的战况,时不时往别处张望,观察其他修炼者的反应。

一番激烈的空战之后,巨大的火球在剑台上爆炸,轰鸣声借助扩音阵法,响彻整个区域。

齐刘海女孩公交场甜美照

郑秋捂住耳朵,降低轰鸣声造成的影响。

随后便看到林铭浩落至地面,闻剑宗长老们将其团团围住。

见几名执令者不愿再出手,郑秋知道,林铭浩已陷入死地,凭他自己不可能再逃掉。

揉了揉太阳穴,郑秋心里暗暗思考:“自己中了林邹的圈套,莫名其妙成为大荒孤城的叛徒。

林铭浩要是死在闻剑宗,那这个黑锅岂不是摘都摘不下来。

看其他修炼者望向自己的眼神,就知道戴着叛徒之名有多么惹人讨厌。

以后自己还怎么卖药材挣钱,还怎么在云袖大陆上混下去。

而且自己还没质问林铭浩,弄清明纵师傅的下落,也没弄明白耳猫和马朋的死因。

不行,至少得先把这些事问清楚再说!”

想到这里,郑秋开始念缩地成寸的口诀,所感知的天地之力,正是斩龙剑台的位置。

看台高处,安云至尊明空傲清,看着斩龙剑台上的情形,脸上露出一丝惋惜与失望。

他默默念叨:“林铭浩,当年我冒险救你,没想到居然救下了一条毒蛇,到头来还反咬我一口。

明纵的失踪肯定与你脱不了干系,既然你今天穷途末路,我也没必要救你第二次。

凭我乾云宗的能力,早晚能找到明纵,林铭浩,只能怪你自己走了绝路。”

就在这时,明空傲清的视野里出现一抹闪光,当他转动眼睛看过去时,发现郑秋不见了。

他心里猛地一跳,赶紧望向斩龙剑台。

果然,剑台上很快便出闪光,郑秋大摇大摆地从里面跳出来。

这个情况,让所有围观的修炼者都诧异万分,郑老板跑到斩龙剑台上做什么?

他不是谋害林城主的人嘛,现在去剑台上,难道是想亲自动手?

是不是想在天下修者面前表态,正式加入闻剑宗?

闻剑宗会要这么一个叛徒吗?

郑老板现在是乾云宗宗主的女婿,乾云宗会插手此事吗?

每个人心中闪过许许多多的疑问,发觉事情变得更复杂了。

郑秋刚一出现在剑台上,就举起手臂高喊:“住手,都别打!”

听到喊声,闻剑宗长老们纷纷扭过头,望向郑秋出现的位置。

长老们也很疑惑,这个叫郑秋的少年跑过来干嘛?

他已经下毒限制了林铭浩的力量,难道还有别的办法,进一步削弱林铭浩的实力?

除了这些疑问,长老们还感到惊讶。

要知道布阵的闻剑宗弟子,并没有打开罗网千影剑阵,郑秋却能顺畅地进来,丝毫不受剑阵影响。

这到底是什么法术,居然能在阵法内外任意穿行,太神奇了吧!

换做其他人登上剑台,大喊住手的话,长老们早就挥剑将其轰下去了。

但碍于郑秋是明空傲清的女婿,长老们还不想把乾云宗给卷进来,只好暂缓出手攻击。

一名长老催促刃斩风,说道:“刃斩风,既然郑秋是你策反的人,那你快去问一问,他到底要做什么?

想观看的话,让他回看台上,别耽误我们斩杀恶贼。”

“好,我这就去问。”

刃斩风长老皱了皱眉头,提着剑气势汹汹地往郑秋面前走来。

嚷声道:“郑秋,你想做什么?快点说,别磨磨唧唧的。”

郑秋平静地抬头,看着刃斩风凶神恶煞的老脸。

回答道:“我就问林城主几件事,问完了你们继续,不会打搅多少时间。”

刃斩风黑着脸,没有立即答应,似乎在权衡要不要让郑秋靠近林铭浩。

于是郑秋补充了一句:“你们要是把他斩了,那几件事情我就没人可以问了。”

听到这句话,刃斩风长老终于点了点头,侧身让开路,同意郑秋靠过去。

郑秋迈步走进闻剑宗长老的包围圈,但并未靠近林铭浩,因为林铭浩此刻正死死盯着他,眼睛里充满了暴戾杀气。

郑秋微微鞠躬行了个礼,说道:“城主,我的问题不多,就两个,希望你能如实告知。”

林铭浩观察郑秋和自己距离,发现这小子距离闻剑宗长老太近,距离自己又太远。

以自己目前的状态,没有把握在闻剑宗长老阻拦前,一招杀掉这个毒害自己的大荒叛徒。

他眼珠一转,心想:“我今天插翅难飞,但即便是死,也要先把郑秋杀了。

得想办法让他靠近才是,不如就先如实回答他的问题,骗取他的信任。”

想到这里,林铭浩故意缓和表情,长叹道:“成王败寇,今天我林铭浩算是栽了!

有问题就问吧,没什么好瞒的。”

郑秋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,悄悄在脑海里通知卿月,让它准备缩地成寸法术。

肩膀上的卿月抬起小爪子,挠了挠郑秋的脖子,表示请老大放心。

接着郑秋拱手致谢,嚷声问道:“城主,还请回答我第一个问题,明纵是我的师傅,你可知道他身在何处?”

林铭浩脸颊抽动了一下,郑秋果然知道明纵,没想到还是明纵的徒弟。

也就是说,郑秋自始自终都是乾云宗的弟子,明空傲清画了个馅饼把自己给骗进去了。

Tagged